[上海夜生活]-辗转4000公里 医疗口罩艰辛回国路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肖莹佩)2月3日下午2:30,一批医用口罩从越南出发辗转4000公里,终于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这批医用口罩是由中国西部玉石文化交流中心组织海外员工多方筹集,将第一时间分别以中国西部玉石文化交流中心和四川友城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名义捐出,用于成都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

60名中、越籍员工地毯式收购口罩

中国西部玉石文化交流中心负责人周书能介绍,受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号召,决定发挥中心海外人员优势为成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尽一份力。1月28日上午10点,中心向越南分部下达指令,要求紧急购买医用口罩运回成都。得到指令后,越南分部立即召集到60名中、越籍员工,分头联系芽庄各家药店对医用口罩摸底,要求随时向中国西部玉石交流中心另一位负责人刘璟报告,争取第一时间为成都组织一批医用口罩回来。

当天越南分部60名员工上街,遍及芽庄市的所有药店,却发现因为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中国游客在抢购口罩,本地人在抢购口罩,不仅价格翻倍,甚至想一次性买到一整箱也成奢望。中心驻越南员工只好将搜索范围扩大到芽庄芽庄市郊区,甚至跑遍乡村诊所和乡村药店。

1月28日当天,60名中、越籍员工搜遍芽庄市城乡,跑遍近百家药店、诊所,仅买到1万多个口罩。刘璟说,中心驻越南负责人很快发现,其中大部分口罩无法用于医疗途径,因为越南人习惯戴口罩防晒,当天买到的大部分是越南防晒口罩。

面对僵局,1月29日负责人周书能要求中越员工放弃几无存货的各家药店,转而联系生产口罩的厂家。越南口罩生产企业多分布在胡志明市,中、越籍员工联系到10多家生产厂家,由于越南也保持过新年传统,厂家工人都放假停工了,只能购买库存口罩并且还得排队等待一周以后。

刘璟说,疫情耗不起时间,中越员工想了很多办法,把等候排期提前,至1月31日终于从胡志明市各厂家抢购到20万只医用口罩。

一波三折医用口罩坎坷回国路

1月31日晚,这批20万只医用口罩从胡志明市用货车运至400公里外的芽庄市。按计划,将搭载2月1日旅游包机从芽庄市直飞成都,但意外随之而来:截止1月31日下午,自芽庄飞成都以及中国其他城市的所有航班,要么提前起飞要么取消,这意味着芽庄市再也没有飞往中国的航班了。

情急之下,中国西部玉石文化交流中心国际事务负责人周书能向中国驻胡志明市领事馆了解,获知2月2号将有一架航班从胡志明市飞成都。2月1日,中、越籍员工又将20万只医用口罩装运上车,从芽庄市奔袭400多公里紧急运回胡志明市。2月1日晚医用口罩抵达胡志明市,原本以为医用口罩能顺利回国了,殊不知当晚再次获得确认:胡志明飞往中国的所有航班均被取消。

医用口罩转道澳门回成都

困局之下,医用口罩似乎没有可能回到成都了。怎么办?走海运,流程多周期长,不行。走陆运,要么从毗邻云南的河口或毗邻广西的东兴口岸。经打听,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发生后,越南陆运交通严查口罩运输,就怕一有耽搁这批医用口罩更是无法顺利运回。

中国西部玉石文化交流中心国际事务负责人周书能一筹莫展,通宵失眠。2月2日晚,周书能打听到芽庄将有一架越竹航空特批班机飞澳门。医用口罩回国路再燃希望。

医用口罩即便可以转道澳门再运抵成都,但依旧面临诸多难题:这架飞机准许这批医用口罩上飞机吗?还有剩余货物舱位吗?如果有,能不能为这批医用口罩争取到舱位

周书能说,此时多方打听到海外有个旅业爱心联盟的志愿者组织,成员全部是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国籍领队,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安排专人对接旅业爱心联盟寻找医用口罩回国路。

同时,中、越籍员工再次将20万只口罩装车,紧急从胡志明市返回芽庄。

中国西部玉石文化交流中心负责人刘璟介绍,2月2日晚8点过与旅业爱心联盟志愿者联系上,晚上9点过得到爱心联盟确认:已经为医用口罩联系好舱位并办理好随机押运人员机票,但舱位紧张,只能满足约4万只口罩运至澳门,其余医用口罩无法上机。

2月3日下午2:30分,约4万只医用口罩转道澳门飞抵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当天下午,千辛万苦运至成都的约4万只医用口罩,分别由中国西部玉石文化交流中心和四川友城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捐赠到成都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一线,在成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战役中发挥作用。(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上海夜生活 上海夜网 上海夜生活